第112章 宗门大狱

作者:剑棕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九阳帝尊最新章节!

    别人大为动容,楚晨却很冷静,那天在碧花谷他虽然数次掌掴雅雪,让她极为狼狈,却没有下真正的重手,怎么可能已经不能活了?

    很显然是姚静海这个外门大师兄现在要借宗门的势,对自己施压。

    “加害同门?”楚晨一声冷笑,“她一个外门弟子的下贱婢女,身份地位根本就不能跟真正的弟子相提并论,说白了就跟一条宗门弟子私养的狗一样,打了她也是教她怎么伺候主人,怎么能用加害同门四字?”

    楚晨一句话让幽花的脸色变得惨白,她与雅雪同为外门大师兄姚静海的侍女,虽然平时她们表现得处处高人一等,就连一般的内门弟子看到她也要毕恭毕敬。

    但身为外门弟子的婢女这个低贱身份的事实,是她们心底的痛,没想到楚晨当众揭了伤疤,气得她一张漂亮的面孔也不禁扭曲。

    “先不说我对她下手重不重,就算我下手很重,将雅雪打死了,也不过是打死了一条外门弟子豢养的狗,宗门竟然要为此事对我兴师问罪?”楚晨一声怒喝,“到底还有没有宗门规矩!”

    这时不但幽花脸色大变,连黑着脸的执法长老也脸色极为难看,这么多年以执法长老的身份问罪弟子,他是第一次竟然被一个弟子含怒反问,老脸都挂不住了。

    四周看热烈的外门弟子们,在这一刻对于楚晨的反问都感同身受,平时看着姚静海的几个侍女嚣张跋扈,各种鱼肉外门弟子都心底觉得不满。

    这时楚晨点明她们的身份,不禁让一众外门弟子心生痛快。

    “说得好,一个外门弟子的侍女也如此嚣张,她们才是没有祖宗规矩!”

    “她们凭什么跟我们相提并论,打她们就是管教她们。”

    “如果打死了,就扔出山门,为了她们兴师问罪,这才是坏了规矩!”

    人多胆大,外门弟子们一个个趋势加入了声援楚晨,声讨姚静海这个大师兄侍女的大军之中。

    执法长老突然之间,觉得自己似乎做了一个错误的决定。他错就错在,如此光明正大、堂而皇之的来到楚晨小院跟前,想要将他“捉拿归案”。

    结果没料到这个少年如此强硬与聪明,隐隐间,竟然沟动了所有外门弟子心底的那一份意念,带动了整个外门弟子的“势”!

    “够了!”

    执法长老双眼血红,一声咆哮,如天外惊雷陡然炸响,整个空间都在厉喝声震荡,一众外门弟子只觉全身气血翻腾,更有修为较弱者双脚一软,直接跌坐在地。

    执法长老只能硬借着自己霸道的实力,将一众外门弟子镇压了下去,他如电的目光罩向楚晨。

    “休得多言,不管雅雪的身份如何低微,她也是一条生命,这件事我会向大长老禀报,由上面裁决,你先跟我到宗门大狱走一趟接受调查。”

    楚晨知道以自己的实力,显然是无法跟执法长老抗衡的,而且如果与他动手,吃亏的必然是自己。

    现在执法长老已由最初的让自己认罪,改口成接受调查,目前只有先跟他到“宗门大狱”,看看姚静海到底要玩什么花样?

    “相信宗门自会有公道,走吧。”

    楚晨竟然大步向前走去,一众黑衣执法弟子都跟在他的身后,没有人敢对他动手,不像是押着他前往宗门大狱,反而像楚晨领着一群跟班信步前行。

    一众执法弟子不敢对楚晨动手的最大原因,除了他气势凛然之外,还是因为美女长老灵心。

    她虽然专注药道,但向来是睚眦必报,惹到她的人,她是绝对不会放过的,记得有一次一个内门弟子推了清月一把,灵心长老不问清红皂白,就直接断了对方一手。

    据说楚晨现在是灵心长老的心头肉,他肯去宗门大狱就好,何必自己去拉扯他,导致灵心长老的报复,就亏大了。

    楚晨虽然走得从容,但一众围观的外门弟子都心中暗叹,楚晨死定了!

    宗门大狱是什么地方?一直以来都是关押宗派重犯的地方,千百年来,不知道有多少外门弟子、内门弟子、甚至于真传弟子被关在里面,身死道消。那可是令人闻之色变、毛骨悚然的恐怖之地!

    虽然楚晨表现得极为淡定洒脱,让人不得不佩服他的心性。

    但前去的地方,毕竟是宗门大狱。

    与此同时,碧泉仙宗的“后山”秘境之内。

    景色怡人的绿色密林之中,一个青衣老者端坐在凉亭之上,神色淡然。

    山风带着绿林不断起伏、摇曳,如一片无尽的大海,老者就枯坐在大海之中一般。

    风欲静而风不止,老者的静,却让整个树海世界虽然在起伏、摇曳,但却像一副静止的画卷一般。

    这时老者缓缓的睁开了眼睛,整个世界才活了过来!

    他的气色,比最初见楚晨时要好上不少,原本枯槁、苍老、颓废的面容上多了一丝红润之色。

    在他面前的小石桌上,一副棋局早已经摆好。但见白子纵横驰骋,在棋盘之上布下了一道道纹路,乍一看去,像是一座复杂的“井”字形。

    若是楚晨来此地张开灵觉,肯定能够看到这幅棋局之上,白子隐隐间勾勒出一副复杂的经络图腾,这是一处位于人体腹部上方、心脏下方的几根经脉组成的一副经络,乃是人体的主要经络之一的“任督二脉”。其势比之上次的“六河”棋局要复杂的多。

    很显然,这次老者需要调和的主要经脉就是任督二脉,作为人体最重要的主经脉之一,这次的重要性远远超过了之前。

    所以老者也极为慎重,安静的等待着楚晨的到来。

    甚至于,就连棋局旁边,都早已经泡好了一壶好茶等候,只见袅袅清香氤氲而出,沁人心脾,微微吸一口,便觉得神清气爽。

    老者这几天,从日出开始,便早早的在凉亭之中等候,一直等到太阳落山的时候,却一直没有见到楚晨过来。

    他心中不禁有了疑惑,难道那个小子,竟然忘了与自己三日一棋之约?

    不对,虽然和楚晨相处的时间不长,但是老者也知道,那个少年定然是一个言出必行的人。他活了这么漫长的岁月,有一双洞察世人的火眼金晴。

    是什么原因?让少年没有赴自己的约?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