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章 三日之限

作者:剑棕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九阳帝尊最新章节!

    坐在亭下的老者,缓缓的将一枚黑子落在棋盘之上,然后望着从虚空中走出来的白衣男子。

    白衣男子直接半跪在地上,然后才开口说道,“禀报老祖宗,楚师弟因为打伤了外门大弟子姚静海的侍女,被执法长老岳沧远送进入宗派大狱。”

    老者的神情没有多大变化,只是眉头微微蹙起,眼中闪过一丝失望之色,“陆费怎么搞的,他的手下做事情真是越来越莽撞了。”

    老者口中的陆费,正是外门大长老,他是真正的外门第一人,所有的外门事务都由他统管,他接任外门大长老这一职已经有四十年了。

    “楚小友是他能动的吗?这件事我一定要有一个满意的结果,如果这件事情没处理好,陆费的位置就要动一动了。”

    “老祖宗息怒。”一直在察颜观色的白衣男子,急忙劝道。

    “我没有什么好生气的,如果连手下都约束不好,是陆费自己失职,这样,你首先要保证楚晨小友的人身安全,如果有人敢动楚晨小友一根毫毛,你就把他杀了,我碧泉仙宗容不下这样的人。”

    “弟子知道。”白衣男子脸上神情变得极为凝重,他知道老祖宗很少动怒,但是一旦发火的后果是极为恐怖,如果这件事处理不善,整个碧泉仙宗可能都会发生动荡。

    “其次不允许任何人限制楚晨小友的自由,这次的事情,你一定要陆费妥善处理,一定要确保楚晨小友不会有任何不痛快,我相信以陆费的能力,他应该能处理得了,否则……”

    老者的声音一停顿,让白衣男子的身体微微的颤抖了一下,“弟子一定会跟陆费长老传达。”

    “最后,如果三天之内,楚晨小友还没有出现在后山跟我这个糟老头子下棋,那这个后果……陆费恐怕也没有办法承受。”

    老者轻轻的在棋盘落下一子,他神情如常,白衣男子却已经满头大汗。背部的衣衫都湿透了。

    “去吧,我年纪大了,脾气是好了很多,所以变得有耐心了,但耐心一旦耗尽……”老者意味深长的又看了白衣男子一眼。

    “弟子马上去,相信陆费长老一定不会让老祖宗失望。”

    白衣男子觉得自己有一种再不走,就要窒息的感觉,他艰难的回完话之后,直接遁进了虚空之中。

    身处无尽虚空中的白衣男子,终于大口的喘着气,不住的抹着额头涌出的冷汗,一副接近虚脱的模样。

    果然是伴君如伴虎,服侍老祖宗这活,实在是太不容易了,早知道如此,自己当初还不如选择留在宗主身边。

    不过事到如今,只能是趁着老祖宗还没有真正动怒之前,把这件事摆平,否则整个碧泉仙宗必然会有一场大风暴。

    稍为调整之后,白衣男子遁出虚空,来到一座纯白色的建筑前,这白色的府邸冒着浓浓的寒气,几乎肉眼可见。

    这由百年冰铁打造的府邸,正是外门大长老陆费的住宅,他因为修炼冰系功法关系,所以花费巨资,在半山建了这么一座“白宫”。

    白衣男子还没说什么,收到消息的陆费立即迎了出来,这个看起来就像狮子一样的老者,身上带着高位者的霸气与骄傲,举手投足之间弥漫着一股强者的气息。

    一身灰色的锦袍,却有一种睥睨天下的霸者风范。

    “方兄弟大驾光临,真是有失远迎。”陆费很少笑,但笑的时候却无比豪爽与灿烂,因为他如此的身份跟地位,向来都是别人对他笑。

    不过白衣男子的身份极为特殊,常年跟在老祖宗身边,他知道自己绝对不能怠慢。

    白衣男子显然不是第一次来了,跟陆费也算熟识,如果是以前也一定是微笑回礼,但此刻他脸上的表情没有任何变化,只是冷冷的点了点头。

    陆费掌控外门数十年,虽然这些已经养尊处优,但什么样的风浪没见过,此时顿觉不妙,立即带着白衣男子到了自己府中的茶室,喝退左右。

    才继续赔着笑脸说道,“是不是我老糊涂了,哪里没有做好,惹得方兄弟不高兴了?方兄弟千万不要跟我见外,老哥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你一定要给老哥指正。”

    “陆长老,你太客气了。”

    白衣男子的目光,从窗外远处的雪山中收了回来。

    这个“陆长老”的称呼,让陆费心头一紧,以前白衣男子都称他为陆大哥,现在叫陆长老,显然是要跟自己撇清关系的样子。

    难道是自己要有大难了?

    “不管怎么样,方兄弟先坐下来喝茶,我这可是上好的雪山灵莲茶,对修为极有好处。”

    大长老陆费毕竟是老狐狸级别的存在,就算心里慌了,但表面还是一副笑眯眯的样子。

    白衣男子没有什么表示,直接在茶桌前坐了下来。

    “方兄弟,你这次亲自过来,是有什么大事发生吗?”

    “你自己统管着外门,有什么大事发生,你还要问我吗?”白衣男子冷冷的问道。

    “这个……这个……”

    陆费这个时候仍然陪着笑,但脸上的笑容已经变得渐渐僵硬。

    “难怪老祖宗说对你是越来越失望了,你统管着外门,竟然出了大事,还浑然不知。”

    白衣男子摇头叹气的同时,冷汗从陆费额头渗了出来,他没想到白衣男子竟然带来了,老祖宗对自己失望的讯息,他掌控外门多年,自然知道这是一个极度危险的信号。

    “求方兄弟指点。”

    “好吧。”白衣男子又叹了一口气,“我给你点提示,最近你们有把什么人关进宗门大狱吗?”

    “每天关进大狱的人都很多,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正在思索着的陆费,突然想到了什么,“最近有一点争议的,好像是执法长老岳沧远把一个外门弟子送进了宗门大狱,难道是因为这件事?”

    “你总没有没有完全糊涂。”白衣男子缓缓的说道,“我不妨再多透露你一点讯息,那个叫楚晨的外门弟子,每隔三天就会进入后山秘境与老祖宗下一次棋,老祖宗已经与他结成了忘掉之交,二人称兄道弟。”

    白衣男子的话,让陆费的身体一下如坠冰窖,越听越心惊,一股股寒气从背脊处升起,手足冰冷,他突然觉得这住了很多年的屋子冷得不像话。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