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章 老祖宗之怒

作者:剑棕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九阳帝尊最新章节!

    他打死也不会想到,自己的手下竟然会好死不死,把跟老祖宗称兄道弟的人,抓进宗门大狱。

    真是疯掉了,这一瞬间,似乎整个世界都崩塌了下来。

    按照老祖宗以前的脾气……,他几乎不敢再想下去了,还好现在老祖宗的脾气已经收敛了很多,但是一旦爆发出来,一想到这个,他觉得自己的血管都开始冻结。

    “所以,你首先要保障楚晨的人身安全,如果他有半点闪失,我不说后果你也知道。”白衣男子一字一句的说道。

    陆费连连点头,机械而麻木。

    “其次,老祖宗要三日之内,楚晨照常出现在后山陪他下棋,如果时间一到楚晨没有出现,你就要承当全部责任。”

    白衣男子一面冷冷的说着,一面站了起来。

    “我知道……我懂的,一定会妥善处理好这个事情。”陆费卑微的躬着身子,这一瞬间他突然觉得自己老了很多。

    “好自为知。”白衣男子也没有多说什么,直接头也不回的走掉了。

    白衣男子走了很久,陆费仍然一个人坐地茶室中,身体止不住的轻轻哆嗦着,他的神情也露出了老态。

    过了良久,他才调整过来,喝了一口茶水之后,他坐直了身的身体,脸上又恢复了那睥睨四方的威严,“把执法长老岳沧远找过来,马上!”

    正在午睡的执法长老岳沧远,很是不痛快,他极为在乎自己午睡这个习惯,人年纪一大,对很多事情也就没么这执着了。

    但是总有特别在意的东西,就跟龙的逆鳞一样,是别人触碰不得的。

    午睡的时候被叫醒,就是岳沧远的大忌,被叫醒的一瞬间,脾气向来暴躁的他,本来已经准备发飙,结果看到了床边站着的是外门大长老陆费的亲信弟子。

    他强忍脾气,跟着这名陆费的亲信弟子,风风火火的往“白宫”赶。

    “大长老也真是的,再急的事也不争一个午睡时间。”

    岳沧远跟大长老陆费的关系,是上下级,也是兄弟,当年一起在争夺外门的权力时,二人携手从血雨腥风中杀出来的过命交情。

    独自嘟囔着的岳沧远,走进“白宫”的茶室,刚要抱怨大长老陆费到底有什么事这么急,一定要在午睡的时间打扰自己。

    “啪!”

    一记响亮的耳光甩在了岳沧远的脸上,五个鲜红的指印浮现在他的脸颊,岳沧远捂着自己的脸颊,惊恐的看着突然发难的大长老陆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这时正悄悄退出茶室的灰衣亲信弟子,也不禁皱起了眉头,大长老这出手也太狠了,执法长老岳沧远平时跟他这么亲近,人一旦翻脸起来,实在是可怕。

    “大哥……”

    岳沧远虽然是一个暴脾气,但心智也是很高的,毕竟是执掌外门刑部多年,即使一下被陆费打懵了,但马上反应过来大事不好了。

    “你别叫我大哥,我没有你这样的兄弟。”

    陆费黑着脸转过身去,不再看岳沧远那张胀红的老脸。

    “大哥,我……我哪里做错了?你告诉我。”

    岳沧远搓着手,他感到了深深的恐惧,一同从血雨腥风的争斗中走出来,他知道陆费是什么样的人,虽然二人有手足之情。

    但在最关键时刻,陆费是不惜断足自保的人,这一点他比谁都清楚。

    陆费打在他脸上这一巴掌,意味着他已经到了要不择手段自保的边缘。

    “哪里做错?我倒是要问你,你做了这么多事,哪一件是对的!”

    陆费又转过声来,脸色越来越黑,一副山雨欲来风满楼的发难架势。

    岳沧远低着头,连大气都不敢出,更别说搭话了。

    “你这狗东西,惹什么人不好,你偏偏要惹到老祖宗。”陆费越说越怒,抬膝就是一脚踹在岳沧远的身上,岳沧远听到“老祖宗”三个字,吓到魂都没有了,直接应声而倒。

    “老……老祖……宗……”岳沧远已经吓到连话都说不顺了。

    “你知不知道,你把一个每隔几天,就要跟老祖宗下一次棋,跟老祖宗称兄道弟的人抓进了宗门大狱!”

    岳沧远想说没有啊,自己没有做这样的事,但他不敢出声,脑子在拼命的转动,想着这几天抓到宗门大狱中的人,有谁可能跟老祖宗有关系,不过老祖宗三个字太恐怖了,让他越急着想知道真相,却越觉得脑子一片空白。

    “楚晨。”

    听到楚晨的名字,岳沧远只觉眼前一黑,差点晕厥过去,竟然是这个小子!

    他万万没有想到,一个外门废材弟子,竟然会有如此深厚的背景,难怪他对自己一直视若无睹,原来有老祖宗给他撑腰。

    姚静海真把自己给坑惨了,明明说过这小子没有任何背景,结果背景一出来,天崩地裂级别的。

    “混账东西,你惹谁不好,你偏去惹楚晨,你是活腻了是不是,你真是一把年纪都活到狗身上去了,你知不知道,老祖宗现在把他看得比什么都重要,这下你好了,竟然把他扔到宗门大狱里去,你就是这样在讨老祖宗欢心?”

    陆费又是狠狠一脚踢在了岳沧远的身上,显然是气得想把岳沧远往死里踹。

    “我错了。”

    “你没有错,错的是我!当初我就不应该把你放在执法长老这么重要的位置上,是我识人不明,是我瞎了狗眼!”

    完了!岳沧远听这话,知道自己的执法长老位置是很难保住了,不过既然得罪了老祖宗,哪还敢奢望什么位置,能保住命就不错了。

    “我给你一次机会,听着,只有一次机会,立即把楚晨从宗门大狱里请出去,记住是请,他如果离开了,你还有一线生机,如果两天之内不离开,你就在宗门大狱中老死吧。”

    从地上爬起来的岳沧远,突然觉得自己的人生无比的绝望,他知道什么叫请神容易送神难,想着楚晨那无比淡定从容的眼神,他就觉得心底发毛。

    他开始痛恨自己,为什么要卖姚静海这个人情,未来的真传弟子又怎么样,跟老祖宗一比,连渣都不算。

    现在自己得罪了老祖宗的贵人,这下又如何收场?

    他虽然是在拼命的往宗门大狱赶,但却希望宗门大狱的距离越远越好,因为他不知道要怎样去面对那个外门弟子楚晨。

    但他必须要去,因为他很清楚自己的命运已经掌握在了楚晨的手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