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6章 冷千雪的诱惑

作者:剑棕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九阳帝尊最新章节!

    “既然这样的话冷师妹何不去试探一下,只要一旦成功抓到他的把柄,又何愁‘天兽丹’的古方不会被你拿到手!!毕竟未来充满了很多变数,谁都无法料到那个小子所说的到底有几分诚心”

    端木青早就看出来了,在这个冰冷少女心中似乎最在意的就是“天兽丹”的丹方。只要以此为突破口必定能够将她说服。

    果然,在端木青说完这番话过后冷千雪的眼神中蓦然掠过一抹坚毅的神色。只见她摆了摆手,冰冷绝色的身影微微点了点头。

    “那我就去试试吧,也顺便看看这位导师到底有没有资格为人师表!另外……你们也不必在门外埋伏了。堂堂药宫宿舍之中想必他胆子再大也不敢怎么样。”

    “呵呵……那就先预祝冷师妹马到功成了。”端木青的面容上终于浮现出一抹舒心的微笑,对着众人连连举杯。

    银月悬空,清亮的月光仿佛一道长长的银河倾泻而下,将整片大地都笼罩在一层柔和的淡银色清辉之中,显得无比的幽静、绚丽。

    药宫宿舍之中灯火通明,对于这些药宫之中的学子来说白天和黑夜似乎根本没有分别,哪怕此时已经将近子夜。

    若是在凡间的话恐怕大部分人都已经陷入深沉的梦想之中,然而药宫宿舍却依旧热火朝天。

    炼药的炼药、修炼的修炼、切磋的切磋,一切都显得井然有序。

    相比之其他的宿舍来说,楚晨居住的院落显得比较安静。

    那是因为四人居住的院落之中周媚、深厚、汤柔三人都不在这里,如今只剩下楚晨一个人居住,而楚晨的性子也是喜静不喜动,不管做什么事情都不会闹出多大的动静。

    此时此刻在楚晨居住的宿舍院落门前,一道窈窕的身影正不断徘徊,好几次都想抬手敲大门,却每每在刚刚接触到大门的瞬间猛的缩了回来,显得非常的犹豫。

    冷千雪已经在院门前待了快有半个时辰了,说起来自从成为玄天宗宗主之后她也经历了不少的风风雨雨,遭受过各种各样的磨砺,早已经不是那个目空一切、娇生惯养的大小姐了。

    虽然还说不上什么天不怕地不怕,不过到了这个程度真的很难有什么事情再让她涌起波澜。

    然而当她真正的站在楚晨的大门前的时候,她才突然发现自己居然超乎想象的紧张,那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紧张感觉汹涌而来,让她甚至于都有种手都不知道该怎么放的感觉。

    她的手中此时还拎着一柄酒。

    墨绿色的玉瓶,用上好的千年橡木塞,瓶身内部的酒液在灯火的照耀下隐隐间散发出一波波柔和的光晕,仿佛浅绿色的琥珀一样精英剔透。

    醉仙楼闻名遐迩的醉仙美酒,每一瓶的价格都是天价。

    据说甚至于有凡间的好酒之人不惜倾尽家财也要想方设法的购买一瓶品尝。

    只是此时冷千雪握着酒瓶的手掌时而崩的紧紧的,时而又重新松开,握着酒瓶的手心甚至于沁出了细细的薄汗。

    “哼,有什么好怕的!虽然名义上是导师,实际上也才是一个不到二十岁的少年而已。这样的小家伙,我冷千雪可是见多了!!”

    终于,在踟蹰了足足半个多时辰过后冷千雪终于坚定了信心,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之后双眼微微一眯,抬手轻轻的在门上敲了几下。

    “进来吧,门没锁。”

    好听的温厚的声音从门内响起。

    不知道为什么,每次听到这个声音冷千雪的心中总是会涌起一股莫名其妙的暖流,仿佛整个身体都浸泡在温暖的热水中一样让人感觉无比的安全、熟识。

    门“吱呀”一声被推开,青铜色的铁木大门之后是一个典雅肃静的院落。院落的四方便是四座房屋,其中的三间都关的紧紧的似乎有一段时间没有人居住了。

    剩下的最后一间屋子门口,一身灰衣的少年正细心的提着木桶往盆里倒水,盆里有几件衣服,看样子他正准备洗衣服。

    “呃……那个,导,导师。我,我……”一看到少年那一双清亮的仿佛黑夜里的星辰一般的眸子,冷千雪顿时大囧。

    刚想举起手中的酒瓶说明来意,请导师喝一杯酒,就见到少年的目光微微愣了一下,随即冲她摆了摆手:

    “哦,是你啊。你来的正好,先帮我把衣服洗了吧。你既然已经是我的弟子了,这也是你份内的事情了。”

    楚晨说着把桶里的水倒完,就径自提着木桶向着偏房走去。

    “哦……嗯?”

    冷千雪的眼睛瞬间瞪大,她是谁?玄天宗宗主的女儿,从小到大她可从来都没有自己洗过衣服,这种事情自然是由那些贴身的侍女、婢女们来做。

    毕竟玄天宗就算是再潦倒那也是一个宗派,一宗之主的身份还是摆在那里的。

    可是当楚晨说出这番话的同时冷千雪的心中居然涌现出一股强烈的认同感,似乎这件事情本来就是自己理所应当该做的一样。

    那平静的声音似乎有着一种奇异的魔力,让她根本就没有办法拒绝!

    默默的在木盆旁边的一个小凳子上坐好,冷千雪的嘴角微微扯动几下,最终还是捋了一下袖子,一双仿佛白玉一般欺霜赛雪的手指轻轻的深入水中开始揉搓起来。

    说句实话,洗衣服这件小事虽然看起来很简单,但是如果自己做起来的话那感觉就不一样了。

    冷千雪在平日里处理完宗派中大大小小的琐事过后,也曾经看见自己的婢女洗过几次衣服,看她们麻利的揉搓洗净拧水甩干似乎都非常容易,可是当她自己洗的时候却总是状况百出。

    洗衣服的时候只要稍微不小心用的力气大了一点、或者自己用的力道错了一点,顿时间一道道水花从木盆里喷溅而出全都撒到了她的身上。

    冷千雪今天穿的是一身白衣,上好的凝冰蚕丝编织的衣服冬暖夏凉、刀剑难伤。

    可是当水撒到衣服上的时候原本飘逸洁白的长裙顿时间就紧紧的贴在皮肤之上,呈现出一种半透明的紧致感觉。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