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3章 楚晨的压箱宝

作者:剑棕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九阳帝尊最新章节!

    楚晨的心中微微凛然。初阶、种阶、高阶、超阶、圣阶,这是药符品质的层次等级。

    他吃了数不清的苦在符文地狱之中熬炼了整整两个月,才真正学会了‘高阶药符’的炼制技术,目前连‘超阶药符’都无法炼制出来,更别说这只存在于传说中的‘圣阶药符’了。

    那位神秘的青衣老者居然连圣阶的药符都能够炼制出来,其药符之道的成就简直堪称骇人听闻。

    目光微微闪烁了一下,楚晨从储物戒指中取出了两枚淡灰色的药符,嘴角缓缓勾勒出一丝微笑。

    见到这一幕的小童子微微一愣:“这是什么药符?”

    “圣阶复制符。”

    楚晨手上不停,将两枚淡灰色的古符与那一枚宿命符成品字形排列在虚空之中,然后向着三枚古符打出一道道白色的法诀。

    肉眼可以见到那宿命符上的淡红色光芒开始向着另外两枚古符蔓延开来。

    “复制符?那是什么药符??”

    小童子一脸疑惑,看着楚晨的动作不由的有点担心,“你可要悠着点儿……这宿命符我可是只有这一枚而已,要是弄坏了的话那可真是哭都哭不出来了。”

    也难怪小童子担心,那两枚淡灰色的古符看起来实在是太平凡了,乍一看去反倒像是炼制坏掉的废符,连一点灵力波动都没有。

    “放心吧小师兄,等下你就会吃惊了。”

    楚晨嘴角微微一笑。这两枚圣阶的复制符乃是他的银鹏分身在阴山秘界得到的秘宝之一,乃是在上古时代就已经彻底失传的宝符,就连小童子都没有听说过这种药符的名头,可以想象的出它有多么的神秘。

    事实上楚晨的动作没有持续多久,大概仅仅只是一盏茶的功夫过后那宿命符上氤氲而出的淡红色光芒已经彻底将另外两枚淡灰色的古符给包围住。

    下一刻伴随着一声轻微的震颤之音,两道耀眼的红色光柱突然间同时冲天而起。

    当这两道红色光柱消散的刹那间,虚空中三枚一摸一样的宿命符整整齐齐的排列起来,向着四周散发出一波波浩瀚无尽的灵力波动。

    波光荡漾,红光璀璨,三枚一摸一样的古符仿佛三颗璀璨的星辰悬浮在半空之中,那种艳丽、瑰美、炽烈的红色灵光侵染的整座药宫森林都变成一片艳红。

    “这这这……”眼前这闻所未闻的一幕彻底让沈芊给惊呆了!

    就连小童子也狠狠收缩了一下瞳孔流露出一股震撼的情绪,“这就是复制符的威力?它居然能够彻底复制别的药符的功效!这种药符你是从哪里得来的?我居然听都没听说过!!”

    “呵呵……这是师弟我无意中从一处上古遗迹中得到的古符,如今将宿命符复制起来,正好可以为我们三个每人都降服一头妖兽战宠!”楚晨微微一笑。

    “什么?我我我……我也有?”

    沈芊有些激动了,她无论如何都没有想到楚晨居然舍得将这么一枚圣阶的药符送给自己用,当下间一脸惊喜的拍了拍楚晨的肩膀,“哈哈……你真是太够意思了,没想到我仅仅只是陪你来逛逛居然都能有如此逆天的福缘。”

    旁边的小童子也是一脸微笑,他心思单纯,本来就为了让楚晨白白冒着危险来钓邪神界的邪兽而有些过意不去。

    此时三枚宿命符倒是将他的顾虑给解除了,并没有顾此薄彼。

    一切准备就绪,楚晨便拿起钓竿轻轻的将那一抹浅绿色的诱饵投入不死树树顶的那一道弥漫着混沌气流的洞口。

    说实话这座树洞方圆数百丈大笑,洞口氤氲一片什么都看不清,乍一看去倒还真的像是一座奇异的水塘。

    楚晨双手持着钓竿神色庄重的站在树洞边缘默然而立,倒是颇有几分垂钓高人的样子。

    小童子给他的钓竿虽然表面上看起来并没有神异之处,乍一看去与普通的竹制钓竿并没有什么不同。

    可是如果细细去看的话,就会发现那竹制一样的钓竿竿身上却隐隐间浮现出一抹如玉一般温润细腻的触感。

    而且这根钓竿的确是没有任何的钓丝的,它完全凭藉着一股无法去形容的秘力牵引着末端的饵料。

    这种秘力看似无影无踪像是一点都不牢靠的样子,实则牢不可破。

    在楚晨的感觉中恐怕就算是以自己的无名黑剑,都斩不断这种神奇的牵引秘力。

    眼见着楚晨已经开始垂钓起来,小童子和沈芊的脸上都流露出一抹兴奋而又期待的神情。

    当年楚晨与皇甫胤在药宫灵河之中的钓鱼大战可是震动了整个药宫,甚至于有好事者在那一战后背地里称呼楚晨为“钓神”。

    毕竟他的成绩实在是太过于惊人了,连神话传说中的圣晶鱼之王都钓了出来,堪称震慑了整个药宫!

    只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沈芊和小童子脸上期待、兴奋的神情逐渐转为了一种无聊。

    整整两个时辰过去了,楚晨手中的钓竿一直都纹丝不动一点儿动静都没有,看到最后的沈芊和小童子几乎背靠着背开始打起瞌睡来。

    只是那两人虽然等待的非常无聊,楚晨的脸色倒是一直很平静。

    他神情专注的目视前方看着那混沌一片的巨大树洞,整个人保持着那一个垂钓的姿势整整两个时辰,连脚步都没有挪动一下。

    终于,当昏昏欲睡的小童子嘴角都开始流出一线晶莹的口水的时候,古波不惊的混沌树洞之中突然传出一声刺耳的锐啸之声。

    尖利的刺耳的嘶鸣像是某种虫鸣,仿佛利刃一样瞬间切开平静的虚空,让沈芊和小童子纷纷一惊顿时间跳到楚晨身边凝神细看了起来。

    “钓到了吗?是什么??”

    小童子连嘴角的口水都来不及擦就急急忙忙的问了一句,就见到楚晨面色平静,两只手臂平稳的开始缓缓收竿,没有一丝一毫的急切感觉。

    楚晨的动作很稳很慢,他的双手像是举起一座沉重的古山一样不急不缓,那如玉一般的竹制钓竿则缓缓弯曲起来似乎承受了巨大的重量。

    见到这一幕的沈芊和小童子都有些紧张起来,也很知趣的不再打扰他收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