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4章 谁都别惹我

作者:剑棕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九阳帝尊最新章节!

    果然,见到小仓鼠如此肆无忌惮的叫嚣,樊灵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双眼像是要冒火一样散发出一股股浓烈的杀机。

    只是他所散发开来的杀机似乎一点用处都没有,那只嚣张到极点的小仓鼠依旧在楚晨的肩膀上大声叫嚣!

    “怎么不过来打我了?不是说号称要把我轰杀成渣吗?原来你们一个个也只是嘴上功夫厉害而已,你们到底行不行啊?”

    小仓鼠扭完了屁股,重新转过头来冲着众人吐了吐舌头,语气中充满了浓烈的不屑,“你们是不是男人啊?现在药被我抢了,屁都不敢放一个,以后万一老婆被我抢了,是不是也像缩头乌龟一样,缩到底……”

    轰!!

    终于,小仓鼠的叫嚣声彻底让樊灵失去理智。

    只见他面皮瞬间涨的赤红,手掌一翻一掷,一道雪亮的剑光撕裂虚空,向着楚晨肩膀上的小仓鼠绽裂而去。

    不得不说樊灵本身不愧是天才,这一道剑光无比的犀利、凝练,虽然锋锐无双但是看它爆射的轨迹来看的话可以轻松的将小仓鼠斩杀,而且不会对楚晨有任何的伤害,这份对于力道控制的精妙程度足以傲视大部分天院弟子了。

    剑光刚刚暴起的刹那间,楚晨的脸色瞬间就沉了下来,一波波冰冷无比的杀机伴随着一声声如吐冰渣的声音在虚空中响起:“你居然敢对我出手?”

    下一刻,只见他左手一牵一引,掌心流转出一道道淡红色的光芒瞬间便将犀利的剑气消融于无形。

    而另外一边他的右手则在此刻用力握拳,裹夹着一道呼啸的气浪凶狠的向着樊灵狂轰而去!

    “我没有要对你出……”

    “砰!!”

    樊灵焦急的想要解释的声音还没有彻底消失,那霸烈无涛的拳头已经狠狠的轰在他的腹部。

    狂猛无比的力量瞬间倾泻而下,只见樊灵整个人猛的一僵,“噗”的一声喷着大口大口的献血倒飞开来,那原本因为愤怒而涨的赤红的面容也瞬间变得苍白无比。

    “我最后再说一次。”

    楚晨阴沉的脸上带着一层冰冷无比的寒霜,虚空中的温度瞬间下降了好几十度,“你们找它的麻烦我可不管,不过如果胆敢再向我出手,后果自负!!”

    伴随着一声冷哼,楚晨转身离开。

    而原地愣愣的看着这一幕的那几名天院弟子彼此看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睛中看到了一抹浓烈的震撼神色。

    这个家伙……果然如同传闻中那么强大,一击就将身为冰老弟子的樊灵干脆利落的击败。

    刚才那一拳头实在是太霸烈太强横了,谁都抵挡!打在自己身上,估计会更惨不忍睹。

    他们就一直这样眼睁睁的看着暴打了樊灵一顿的灰衣少年缓步离开,一直到楚晨的身影消失在视界之中,几个天院的弟子才突然间像是想到什么似的反应过来,连忙走向躺在地上早已经昏迷过去的樊灵。

    走在当初曾经来过的地方,楚晨的心情显得特别的平静,带着沈芊走着走着就不知不觉的来到一个熟悉的地方,正是当初两人躲在其中相互依偎从而躲避风雪的小山山洞。

    当初秘药境之中风雪暴起,楚晨以无名黑剑硬生生在山脉之中挖掘出了一道山洞避寒,而修为较弱无法抵御严寒的沈芊多亏了可以躲避在这座山洞里,最后才坚持了下来,如果不是楚晨鼎力相助的话,恐怕当初的她根本就无法成为药宫的弟子。

    如今故地重游,两人心中却纷纷起了一丝丝别样的感受。

    沈芊定定的望着那山洞中一道道犀利的剑痕,思绪似乎回到了当初那个风雪咆哮的夜晚,那一道淡灰色的人影带来了多少的安全感……

    “时间过的好快,不知不觉都已经过了那么久了……现在回想一下,当时虽然被困在风雪中没有办法出去,不过却也很开心快乐呢!”

    微微叹了一口气,沈芊缓缓的低语了几句。

    楚晨斜着眼看了她一下,嘴角缓缓勾出一丝微笑:“那当然了,孤男寡女共处一室,我这么个英俊潇洒的小帅哥被你一个人霸占着,你能不开心么!”

    “你去死吧死色狼!!!”

    沉浸在回忆中的美好心境被破坏,沈芊气的哇哇大叫,“我只是怀念当初刚刚进入药宫的时候遇到的困境,从而忆苦思甜来好好反省一下现在的生活状态,和你有什么关系了!!”

    “哎……真是此一时彼一时啊。”

    楚晨装模作样的叹了一口气,“当初没有我的话恐怕你早就冻死在暴风雪中的严寒之中了吧,现在好了自己变得强了就不念旧情了,一般人怎么说也要有个以身相许之类的吧……”

    轻轻的低估几句,楚晨的目光饶有兴致的在沈芊的身上瞄了几下。

    顿时间让少女的面色一片赤红,攥紧了小拳头轻轻的在楚晨身上捶了几下:“去死吧你,死色狼……再说了,本姑娘就算肯以身相许,你敢要吗??”

    微微翘了翘鼻子,沈芊有些示威似得挺胸看了看楚晨。

    不得不说现在的小仙子的确已经亭亭玉立,那一对高耸浑圆的丰盈纵然是以楚晨的定力见到了也忍不住吞了口口水。

    “你……”

    刚想说什么,胸口间一阵抖动钻出一颗染着红毛的仓鼠脑袋。

    小仓鼠颇为不爽的揪了揪自己的胡子:“你们两个当着本大爷的面打情骂俏的,考虑过本大爷的感受么?”

    斜着眼看了看脸色有些红的沈芊,又看了看一脸苦笑的楚晨,小仓鼠不轻不重的哼了一声:“真把我当死人了啊,还要不要找药了!”

    “当然,找药这种大事肯定要麻烦你了。”楚晨嘿嘿一笑。

    “嗯哼,那本大爷就勉为其难的帮你一次了。”小仓鼠是个典型的说它胖就开始喘的家伙,闻言得意的捋了捋头顶上的那一簇红毛,意气风发的往前一指,“走吧,前方三百六十丈远的一道石缝里有一株上品灵药。”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