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4章 古怪美女

作者:剑棕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九阳帝尊最新章节!

    “小姐,客人到了。”

    眼看着灵心长老依旧专注的刻印着手中的符篆,那蓝衣老仆不由的轻轻咳嗽一声,恭敬的说了一声。

    就见到那女子动作微微一顿,放下了手中淡灰色的玉石晶符,冲着老仆点了点头:“辛苦了。”

    “这都是老奴该做的。”

    老仆恭敬的施了一礼,便转身退去。就见到女子一对晶莹的眸子扫了一眼沈厚,轻轻的点了点头。

    “你可以叫我为灵心长老,我现在很忙,所以咱们就长话短说。此去西荒域之行,路途遥远还算其次,最重要的就是那里非常危险,荒兽横行,你只有灵泉境的修为,如果贸然进入的话随时都有可能把命丢在里面,你可有准备?”

    沈厚憨厚的脑门上再次溢出一滴汗珠,不由的尴尬的笑了一下:“去西荒域的人不是我。”

    “哦?”灵心长老美丽的眼睛里露出一丝意外,目光转到楚晨身上扫视了一眼,微微蹙眉,“莫非是他?那他可以回去了。”

    “为什么?”楚晨无奈的耸了耸肩,这么长时间没见,灵心长老的脾气果然还是老样子,对人丝毫都不客气。

    “西荒域不适合你。”灵心长老头都没抬,注意力再次转到了自己手中的玉符上,“你腿脚不便,路都走不了,在队伍里只会成为一个累赘。就算你愿意交双倍的旅费,我也不会同意你去,在那种凶险的地方,稍有不慎就有可能引发大祸,到时候大家连自己都顾不了,还要分心去照顾你,很有可能连累整个队伍。”

    “我虽然腿脚不便,不过却不需要任何人照顾。”楚晨嘴角微微一咧。

    灵心面色一冷,眼中掠过一抹不耐烦的神色。

    “说的倒是轻巧,如果遇到凶险,你连逃都逃不掉,难道到时候要我们把你给扔下?这种事情我却做不到,若是让你通过面试,我就必须对你负责到底。所以不用多说了,你可以回去了。”

    “让我走也可以,不过我想在走之前提醒你一件事。”楚晨耸了耸肩。

    灵心这次根本连话都懒得问了,直接一挥手,一副不想跟他多说话的样子。

    楚晨嘴角微微一勾,声音平淡的说道:“你的驱荒符铭刻错了。”

    话音一落,楚晨就对沈厚使了一个眼神。沈厚立刻就明白了他的意思,嘿嘿一笑,直接推着轮椅就向外走去。

    “等等……”果不其然,沈厚还没有推着轮椅走几步,身后就传来灵心的声音,“这位轮椅上的小兄弟,你懂药符?”

    沈厚嘴角的笑意缓缓扩大,重新把楚晨推了回来,就见到楚晨面色淡然:“我的资料你也看过了,知道我是来自什么地方的吧。”

    灵心微微一愣,轻轻的点了点头,眼神里带着一股将信将疑的神色:“我知道你是来自药宫地院,不过却不知道你居然还懂得炼制药符。”

    “看来灵心长老对于我们药宫还不够了解。”

    楚晨的神情越发平淡了,目光波澜不惊,透露出一股睿智的味道,“即便是在地院之中,一旦我们学习的时间达到一定时期以后,每一个弟子都会开始学习制作药符的课程。我不但懂得药符,而且可以称得上是非常精通了。”

    “哦?”

    听着楚晨这番颇有一点自卖自夸味道的话,灵心长老眉毛一挑,“那你说说看,我这驱荒符哪里错了?”

    “首先,这驱荒符只能算低级药符。”

    楚晨一脸自信的侃侃而谈,“西荒域与东原荒域不同,大漠遍地,因此空气中蕴含着大量的炎气、地气、死气形成的‘荒气’,这种气息源自上古,如果不是长年生活在那里的人的话,其他地方的人会很不适应这种荒气,甚至于有可能中毒、生病。”

    “驱荒符便是为了抵御这种‘荒气’而炼制的药符,首先你这药符的材质是没问题的,名贵的灰晶玉髓,堪称药符材质中的上品。不过上面铭刻的阵法却是错了,错了三条线。”

    楚晨指着药符上那纵横交错的线条。

    “分别位于符篆的坎离位、玄艮位、古乾位,这三条线路乃是阵法的主要线路。若是照你这种法子炼制的话,这符篆不仅不能祛除荒气,甚至于还会引发荒气爆炸。”

    灵心愣了一下,目光再次细细的在符篆上看了一眼,顿时恍然大悟。

    事实上她雕刻这枚药符已经有一阵子了,始终觉得自己错了,却不知道错在哪里。如今经过楚晨这么一提醒顿时就明白过来,神色不由的有些黯然起来。

    “这灰晶玉髓乃是符器中的上品,价格昂贵而且非常的稀有,若是废了的话倒也挺可惜的,你拿给我吧。”楚晨暗地里摇摇头,神情平静的看着灵心。

    “你要这个做什么?”灵心眉头一皱,“废都废了,给你也没用。”

    “拿过来就是了。”楚晨的声音中透露出一股不容置疑的决断,灵心叹了一口气,手掌一挥,手中的玉符化为一道灰光飞到了楚晨手中。

    楚晨拿起玉符看也不看,右手微微一抖便从储物戒指中取出了一柄墨黑色的刻刀,嗖嗖嗖的在玉符上刻印了起来。

    看他这架势不像是在刻印阵法,反倒像是在切菜,出手粗暴而又简单,直接将上面的阵法改的面目全非。

    见到这一幕的灵心再次蹙眉:这个小子虽然说有点见识,不过这样也太乱来了。要知道炼制药符可是一种精细的活儿,那阵法的每一丝纹路都要精准无比,就算是稍微偏斜一点都有可能使得整个阵法毁于一旦。

    因此但凡有点常识的药师在刻印药符的时候,莫不是小心翼翼、慎重至极。

    有些人甚至还要焚香沐浴,尽量保证灵台空灵、心无杂念。哪有像是这小子一样,真把这药符当成大白菜来切了?

    不过话说回来,反正这枚药符也是废了,也就由他吧。

    灵心长老暗暗的叹了一口气,只是目光再次掠过楚晨手掌的时候,她的目光却猛的一凝!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