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4章 池鱼

作者:剑棕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九阳帝尊最新章节!

    汹涌而来的大部分的灰光都被楚晨的金色火焰给燃烧殆尽,然而仍然有少部分的灰光裹夹着巨大的力量撞击在光罩之上,令楚晨身影微颤,目光不断变得凝重起来。

    混沌灰龙喷出的混沌之海之他想像中还要霸道!

    因为冲向楚晨的仅仅是一道余波而已,正面承受混沌之海的冲击,楚晨显然还根本就不够资格。

    这一点余波,就让他感受到了无与伦比的压力。

    而素衣老者真正要攻击的对手,在虚空的另一端的域老,也蓦然发出一声怪啸。

    滚滚啸音冲霄而起的同时,那黑色的貔貅瞬间腾空而起,居然当空幻化成一轮黑色的烈日。

    一道道墨黑色的光芒向着四面八方喷薄而出,刹那间虚空之中像是突然间绽放出一朵巨大无比的黑色莲花,每一道黑光都带着撕裂虚空的恐怖威压,铺天盖地的向着迎面而来的混沌之海照去!

    滋滋滋……

    汹涌的混沌海浪与黑色的烈日光芒接触的刹那间,就仿佛像是冰雪浇铸在烈焰之上,虚空寸寸崩断,整片天地间都开始冒出腾腾的黑烟。

    如果细细看去的话可以发现那黑烟居然是由无数道细小的虚空裂纹汇聚而成!

    而在这灰色的混沌之海与黑色的烈日光芒的夹击之下,炎罩中的楚晨面色却越来越难看。

    同时承受两大无敌强者的战斗余波轰击,楚晨感觉自己就像是翻腾怒海中的一叶扁舟,时时刻刻都随波飘荡,下一秒就可能舟毁人亡!

    楚晨目前的修为,显然无法在两大强者的交锋余波中,支撑太久。

    砰砰砰……

    巨浪滔天,大片大片的灰色混沌海水逆霄冲起,想要将那半空中的黑色烈日给硬生生淹没。

    然而当那些海水冲到烈日旁边的时候却无情的被蒸发开来,化为一片片淡淡的灰色雾气四下飘散。

    而与之相对的,万丈黑芒冲爆而出,仿佛一根根黑色的天剑斩破虚空,想要将那混沌之海给撕裂开来。

    只是当那黑芒真正冲入混沌之海之中的时候,却仿佛如同泥牛入海,除了击起滔天巨浪之外,根本就无法对那混沌之海造成任何的损伤!!

    这两人此时斗的难分难解,势均力敌!!

    “滋……”

    楚晨体内的金色炎罩已经满是裂痕,岌岌可危,他咬着牙猛吸了一口冷气,身影一震,又一道金红色的光罩破体而出,瞬间笼罩住他全身。

    继续阻挡着,体外无穷无尽的混沌之气和黑色光芒的冲击。

    两大战者的交锋中,楚晨始终都有一种城门失火殃及池鱼的感觉。

    而且这余波越来越恐怖,楚晨四周的岩地,已经被破坏得千疮百孔,惨不忍睹。

    “啧啧……小子,我看你还是走吧。”

    眼看着楚晨在短短半柱香的时间内,已经一连三次召唤出护体的光罩,脸色越来越难看,小仓鼠摇了摇头,无奈的摸了摸自己的胡子。

    “你现在的修为低是硬伤,而且无法逆噬天火,召唤出炎帝之翼,根本就扛不住两人的战斗余波。”

    “我不走。”

    楚晨咬了咬牙,拼命的压榨着体内的每一份潜力来对抗虚空中那无处不在的强烈冲击,明明只是处于风暴边缘,但楚晨却觉得自己像是风暴最中心一般煎熬。

    “好不容易在这里找到一条荒脉,我要搏一搏!”

    “傻小子。”

    小仓鼠苦笑着瞪了他一眼,“荒脉再好,也要看你有没有命享用才行,这两个老头子一个比一个狠,想要在他们手下虎口夺食哪有这么容易?”

    楚晨不再说话,眼神坚定的支撑着金色炎罩进行防御。

    虚空中的压力越来越大,此时的楚晨直接把这种对抗当成了对自己的磨练。

    考验自己自己意志,也考验自己肉体的强度!

    而由于两大无敌强者的破坏力实在是太过霸道,这巨壁中的山洞已经被全面破坏。

    不但洞顶被掀飞湮灭,洞中平整的黑岩大地也变得坑坑洼洼,到处都是被硬生生轰击出来的痕迹。

    两人战斗方圆百丈之内,地面上已经看不见任何一处高于地平线三寸的东西存在。

    整片大地都像是被人用铁犁犁过好几遍似的,一道道漆黑的地缝蔓延四方,散发出一股诡异的气息。

    “死老鼠,他们的战斗……还有多久结束?”

    在惊涛骇浪的力量冲击之下又苦苦坚持了一炷香的时间,楚晨看着半空中那一灰一黑两道人影依旧厮杀的难分难解,重重的喘着气,转头问了小仓鼠一句。

    “不好说,熬不住了,你就放弃好了。”

    小仓鼠仔细的盯着半空中的战况,绿豆粒儿大小的眼睛里满是凝重和迟疑。

    “两人相比之下,荒穴葬主的生命本源更加的干涸,寿元几乎可以说是所剩无多,可以用时辰来倒计时了。而域老虽然寿元要比他多一些,不过自身的修为境界却是比不上他,对于天地规则的理解和战斗的经验等都欠缺火候。”

    风暴中的楚晨,汗如雨下的听着小仓鼠的高谈阔乱,就想骂娘,可惜现在他苦苦支撑着火罩,连骂人的力气都没有了。

    “域老的优势在于生命本源还显得相对充足,寿元更多一些,爆发力更强,所以这一场战斗还要的打多久,我真的说不准。”

    小仓鼠在一边滔滔不绝,楚晨却感觉自己已经到了极限。

    无法再继续支撑这个防御火罩,楚晨现在的感觉,就是自己举着一块薄薄的板子,天空不断有万钧巨石砸下来,自己随时都有可能会粉身碎骨!

    “我……”

    “现在你逃走的可能已经没有了……”小仓鼠冷冷的说,“所以,你只熬住!”

    天空中的光影变幻越来越激烈,整个世界时明时暗。

    虚空在二人的交战中,被不断撕裂,又不断恢复,但已经满是裂痕,一时之间难以再迅速愈合。

    千疮百孔的虚空中,两个身影越来越大,越来越大,像是要将天与地撑开一般!

    小仓鼠瞳孔微微一缩,“终于要结束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