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8章 陨魔死息

作者:剑棕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九阳帝尊最新章节!

    楚晨心中一动,几乎下意识的立刻就盘膝而坐运转起灵力抵抗起来,一道淡淡的浅红色光晕从他的体表蔓延而出,仿佛一层薄薄的光罩一样抵挡着周围浩瀚的死亡气息。

    “咦?这好像是……陨魔死息!居然是真的陨魔死息!!”

    一声低低的惊叫声中,楚晨胸口的一副猛的一动,钻出了一颗小小的仓鼠脑袋高声大叫。

    “小子,别慌,这陨魔死息对于别人来说祸患无穷必须要全力抵挡,对于你来说却是一种大补的超级灵气,捡到宝了,好处多多啊!”

    “嗯?什么……是陨魔死息?”

    置身风暴中的楚晨愣了一下,“这……死亡气息那么浓郁,怎么可能当灵气吸收?”

    “当然了,本大爷什么时候忽悠过你!”

    小仓鼠不耐烦的瞥了他一眼。

    “所谓的陨魔死息,就是指修为到了魔尊级别的强者在肉身兵解、元神内崩后遗留下来的一种气息。这种气息附带着那一位魔尊生前修炼的魔气精华,可以说是一种兵解精粹!”

    “一个魔尊曾在此牢房中兵解?”楚晨嘴角微微扯动了一下。

    “对,就是兵解。一般来说这种兵解精粹因为混合着巨量的死亡气息,所以无法吸收。”

    “嗯。”

    “不过你身上附带天界神火,可以凭借天火之力彻底炼化掉这种死气中的杂质,从而留下最精粹最纯净的一抹本源兵灵气用来淬炼肉身,乃是打造先天战体的绝佳宝物!”

    小仓鼠唾沫星子横飞,越说越激动。

    “一旦修炼成先天战体,那么你的肉身强度会大大增加,身体的愈合力、抵抗力等都会大大加强,日后修炼到绝颠,甚至于可以直接肉身成圣!!”

    “嗯?!”

    先天战体,只有晋入灵溪境的修士,才能开始淬炼。

    战体是肉身成圣的初阶,大多人修炼战体,只为了让自己有战斗中没这么容易死掉。

    因为随着实力越强,越容易杀掉别人,但自己也越容易被对手所杀。

    选择修战体,是为了多几分活命的机会,肉身成圣,几乎没有人敢奢望。

    楚晨虽然没有晋入灵溪境,但实力已经远超,修炼先天战体,自不在话下。

    楚晨双目中精光一敛,立即就收回了体外防护的天火光罩。

    浩浩荡荡的陨魔死息仿佛海潮一般冲入了他的皮肤、血肉、筋络、骨骼之中。

    感应到外物入侵,丹田部位的的天火顿时一变,顿时散发出一股炽烈的灼热充盈整幅躯体。

    在这股灼热的焚烧之下,那些浩浩荡荡的陨魔死息仿佛烈日下的冰雪纷纷蒸发开来,只留下最精粹的一抹无色的灵力精火没入楚晨的血肉之中,潜移默化的淬炼着他的血肉肉身。

    这一刻,如果有人能看到黑暗深处,一定会被这一幕震惊!

    一名少年盘膝而坐,肉眼可以见到一片片潮水般的黑色死亡气息仿佛一条条黑色的巨龙一样冲入他的体内,然后再重新从他身体之中冲出。

    这一进一出之间明显的可以发现那黑色的巨龙变得瘦弱了许多,似乎被他不断的吸取着某种精华……

    这在别人眼中恐怖无比的死亡监牢,此时却成为了楚晨修炼的圣地!

    鬼头监狱深处,一条狭长的小道中。

    一名红衣美女如幽灵一般,无声无息的行走着,她身后是四名高大魁梧的黑甲狱卒,五人走在一起,有一种诡异的阴森感。

    五人显然正在巡监。

    “今年新弟子的质量好像不错。”

    红衣美女淡淡的说道,她身后日子高的那名黑甲卫士,立即发出沙哑而由谄媚的声音,“的确,据说今年最倒霉的一个人,居然抽中了必死之地,现在还活着。”

    “噢?”

    红衣美女美眸轻闪,“竟然有命这么硬的新弟子,我倒要看看。”

    红衣女子身行一动,身影飘荡而起,足不点地,身子似乎只要轻轻一纵就能飘飞数丈远,看起来像是一个幽灵一样轻盈无比。

    在她身后,几名黑甲守卫大气都不敢出一声亦步亦趋的跟着她,脸上同时带着一抹深深的敬畏之色。

    当红衣女子来到那威名赫赫的死亡牢房之外,两名黑甲守卫立即向她鞠躬,刚想问好,她抬手示意二人安静。

    透过铁门,她看到黑暗之中,一个灰衣少年盘膝而坐,似乎正在全力抵挡着周围死亡气息的冲击。

    可以看到那些死亡气息已经幻化出一片片浓厚的黑色烟雾,快要彻底将少年的身影给埋葬掉了。

    “半个时辰了居然还没疯?这小子的耐力倒是挺好的。”

    红衣女子冰冷淡然的面容上掠过一抹浅浅的惊讶,不过这一丝惊讶很快就变成了惋惜,“只是可惜了,连灵溪境界都没到,修为太低,根本抵挡不住陨魔死息的侵袭。如果这小子还不尽早离开的话,被陨魔死息侵蚀太深,必死无疑。”

    “尊上,既然这样,那我们要不要提醒他一下,让他尽快出来?”在死亡监牢门口的一名黑甲守卫迟疑了一下,恭敬的问了一句。

    “提醒他?为什么?”

    红衣女子淡淡的瞥了他一眼,目光重新落在那监牢深处的灰衣少年身上。

    “不用提醒,他心里应该比谁都明白,这是他自己的选择。”

    轻轻的冷哼一声,红衣女子转身飘然离开:“走吧,去看看别的新弟子都怎么样了,这个小子要是死了的时候,你们告诉我一声。”

    当忙碌的红衣女子第二次来到这间深渊牢房的时候,已经是两个多时辰以后的事情了。

    “这小子居然还没死?”

    当红衣女子站在门外,远远看着那死亡牢房里,仍然默默端坐的身影时。

    她露出了一丝疑惑,“怎么回事?就算是灵溪境界中期的修士,都无法在这里待一个时辰,他都待了两个多时辰了,居然还能稳稳坐着?”

    “是的,尊上,这个小子不仅没事,而且他身上的气息似乎正在变得越来越凝练。”

    旁边守卫的黑甲卫兵恭敬的说道。

    “哦?”

    红衣女子的瞳孔顿时放大了很多,“你……你是说,他在这里借陨魔死息来磨砺自己的气息,在此地修炼?”

    黑甲卫兵面露犹豫,挠着头说道,“虽然我也觉得离谱,但我看他像是在修炼……”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