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59章 楚晨最后的声音

作者:剑棕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九阳帝尊最新章节!

    楚晨一直以来,都是血鹰新人小队的主心骨。

    不管是蓝轩、还是玄刻,都明白,如果没有楚晨,他们这一群人,从第三次大灾变开始,就已经集体陨落了!

    而现在,楚晨已经陷入了必死之地!

    他们欠楚晨的恩情,这一世都将无法还清了。

    玄刻虽然是一个老修士,但性格暴烈,爱憎分明,在队伍中一直很沉默,但却在心中对楚晨非常感激。

    蓝轩在绝望的咆哮,他却安静得像可怕,不过双拳紧握的他,眼睛已经变得血红。

    死他并不怕,但如果他折返一起送死,就辜负了楚晨这一路的相救。

    天河修士面前,一切皆如蝼蚁!

    难道就只能眼睁睁看着这个少年死去吗?

    玄刻快要把自己的拳头都捏爆了!

    离战场最近的人,是躲在巨石缝中的周琳,这个单纯温柔的少女这一刻,用力的握着自己嘴,不让自己发出一点声音。

    但眼泪却止不住的流下!

    面对天河修士,楚师兄的结局终究难逃陨落一途。

    此时所有人的世界中心,剑域天牢之中,有了异变。

    唰!

    炽烈的剑光撕裂虚空,仿佛从无尽遥远的高空深处绵延而下,刺穿了茫茫时空,向着虚空中那道人影爆冲而去。

    那一刻,楚晨的身影突然间似乎变得无比的渺小,在这令天地失色的惊艳一剑之中,他似乎失去了所有的抵抗力。

    “你不选……我来替你决定,两腿皆斩!”

    宇文光的幽冷声音向来自天空一般,像是充满了威严与不可抗拒的神意。

    这坠天一剑森寒无比,像是天劫一般。

    眼见着冷冽璀璨的剑芒轰然斩来,楚晨根本就来不及逃离,坐以待毙从来不是他的风格,目光一敛,身周微光一闪,一座紫色的巨山突然从虚空中飞出,直直的拦在了他的身前。

    咻!

    虚空中剑芒光华大胜,仿佛一条浩瀚无匹的匹练重重的劈在紫色的巨山之上!

    轰轰轰……

    剧烈的爆炸声伴随着浓烈的紫白色气浪轰然怒卷,仿佛一片潮水一样席卷四方。

    天河阶剑道强者恐怖的攻伐力在这一刻崭露无遗!

    那荒古巨山精魂所化的紫色巨山仅仅只是坚持了一秒的时间,便轰然爆碎!

    嗤……

    劈碎了巨山的剑芒余威不减,重重的斩在那无形剑痕所化的牢笼之内。

    剑牢中的空间,也一分为二!

    只是当剑光切过虚空的时候,牢笼内的楚晨竟已经消失不见?

    肉眼只见那一道璀璨炫目的剑芒剖开虚空,将无形的剑气牢笼绞成粉碎,却没有一丝血液飞溅而出。

    嗯?这个家伙……逃开了?

    宇文光眉头一皱,浩瀚的灵识之力汹涌而出,顿时就在数百丈高的上空发现了楚晨的踪迹。

    眼神里的狐疑之色一闪而逝,一脸病容的宇文光眼睛一亮。

    “你小子果然是天才,竟然借坠天一剑自上而下的剑势,将天牢破开的瞬间,从豁口钻了出去!”

    宇文光神情变得更为兴奋了,这样的猎物,杀起来显然更有快感。

    高空之上的楚晨并没有逃走,他很清楚,这样的距离内,强行遁走是没用的,他淡淡的回了一句,“运气好而已。”

    “那你的运气到止结束了!”

    宇文光又舔了一下嘴唇,手腕一振,白色长剑一挥,一道浩瀚剑气汹涌怒卷,仿佛一道巨大银河冲霄直上。

    这道巨大剑气冲天而起后,直接化作四道剑痕横亘虚空,在楚晨周围方圆百丈范围之内再次勾勒出了一道巨大的剑气牢笼,将其直接困锁在内。

    “你要不要再逃?”

    白衣胜雪的宇文光那满是病容的脸下,竟然泛起了红光,那种猫戏鼠的残忍亢奋又出现了。

    “那我就试一试,同一个剑牢,未必能困住我两次……破!”

    楚晨一声清叱,很快清叱化为长啸!

    楚晨这啸音高亢尖锐,似乎带着一股无形的穿透力,直冲九霄。

    滚滚啸音之中,一道巨大的金翅大鹏的幻象出现在楚晨身周,浓烈的金光之中,那金翅大鹏突然间伸出一只硕大的利爪,猛的向前一爪!

    呯!

    一只巨大无比的金色光质化鹏爪冲爆而出,直冲天域剑牢的边界!

    轰!

    巨爪冲天边界的瞬间,银河般的的浩瀚剑气如墙出现。

    巨大的金色鹏爪像是有着自主生命,在浩瀚的剑气洪流之中不断的冲撞,疯狂的消耗着剑墙的威力。

    与此同时,那鹏爪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的消融、减小。

    这是什么秘术?

    远方的见到这一幕的宇文光瞳孔微微的收缩了一下,没人比他更清楚自己的剑笼有多么的强悍。

    天河阶的修为令他的剑气早就已经淬炼的无比的致密、精炼。

    修为没有达到天河阶的修士凝聚的灵力跟他的剑气比起来,就仿佛沙土和钢铁的差别一样。

    一柄沙土粘起来的长剑和一柄钢铁长剑对斩,结果自然是不言而喻的。

    自从修炼有成以来,宇文光的剑气无往不利,不论面对任何对手都是摧枯拉朽一样直接摧毁!

    但现在,他的剑气居然被那一只金色的灵力化作的鹏爪给不断的抵消着。

    明显的可以感觉出来,那鹏爪的致密程度不亚于自己的剑气!

    天河阶以下的灵力攻击,也能有如此威力?

    更何况这小子,只是小小的灵溪修士!

    震惊之余,宇文光还是很快恢复了冷静,这灰衣少年的秘术再强,天河阶之威,还是无法逾越的。

    两者相撞数息后,巨爪最终还是被无穷无尽的剑气给消磨、侵蚀,彻底爆散成了一团虚无!

    嗯?

    宇文光赫然发现,楚晨已经到了另一面的剑牢边缘,剑气之墙顿时出现。

    楚晨伸出右手一挥,一只数十丈大小的金色爪轰然抓向剑墙!

    轰隆!

    剑墙支离破碎!

    漫天的剑气碎屑飘散如星辰,让整片天空都在随之闪烁。

    “我说过,同一个牢笼,是困不住我两次的。”

    一袭灰袍在风中猎猎作响的楚晨一字一句的说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