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33章 黑龙之神的郁闷

作者:剑棕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九阳帝尊最新章节!

    “我就说怎么可能,一击破掉我的玄血嗜魔阵!原来不是他,而是段凶……”

    血衣老者本来应该高兴,这灵溪少年终究没能能力破自己的阵法,但他召唤出段凶来破阵。

    也就意味着,他接下来让段凶杀死自己,是水到渠成的事了!

    原本杀意勃发的黑衣老者此时也僵立在场,有段凶在楚晨身边,别说痛下杀手,大气他都不敢多出一声了。

    楚晨将段凶的肉身召出来之后,一下变成了掌控全场节奏的人。

    段凶在手,别说天河境的虚空血阵,神河境也未必不能破!

    这就是蓝轩、石玉妍、玄刻等人一直冷眼旁观的原因。

    他们这段时间在小仙界可以说四处联手征战,而楚晨手握段凶这张王牌,可以说始终有惊无险。

    楚晨操纵的段凶还没有说话,只是冷冷的扫了一眼黑衣老者与血衣老者,二人就差点肝胆俱碎。

    “见过前辈,不知道前辈驾临此地,有失远迎,还请恕罪!”

    黑衣老者首先反应过来,毕恭毕敬的遥遥祝冲着段凶弯腰深施一礼。

    在邪道修士界,不论是多穷凶极恶的修士在面对邪道十大至尊的时候,都明白自己在面对着死神,不敢有一丝懈怠。

    “见过前辈。”

    血衣老者吓得大气都不敢说,话更不敢多说一字。

    虚空中黑袍飞扬的段凶没有说话,冷冷的不置可否的看着他们。

    “前辈可曾记得在下……”

    黑衣老者毕竟要沉稳得多,不动声色的开始攀交情,“晚辈曾经在血狱拍卖行与前辈有过一面之缘,蒙受前辈指点,得了一株碧血茯苓,晚辈有把它转献给前……”

    “现在起,你们不要发出任何声音。”

    段凶粗暴的打断了黑衣老者的话。

    黑衣老者心头大惊,这段凶是出了名的生意人,遇到他,任何事都有商量的余地,关键要看筹码。

    但他竟然一反常态,不给人任何的机会?

    “现在,你们听好了,因为你们得罪了我段凶的主人,所以要怎么发落你们,是他说了算!”

    黑衣老者与血衣老者傻了,他们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什么?

    段凶会有主人?

    小畜生是段凶的主人!?

    而且自己两人还把他给得罪惨了!

    两个人完全反应不过来,僵硬着身子,像雕像一般征征的呆在了当场。

    “两位黑龙的太上长老,我要重新介绍一下自己,在下段凶的主人,两位听好了,现在起,你们的命握在了我的手里,能不能活下去,看我心情。”

    灵溪少年楚晨冷冷的提示。

    两个邪道枭雄,两个天河阶大修的性命,竟然由一个小小灵溪修士说了算!

    要看他的心情!!

    如果在平时,一定要会认为他疯了。

    但在段凶面前,他们根本生不出一丝反抗之心,只能认。

    二人只有在心中咒骂这灰衣少年一万遍,想着如果能逃出生天的话,一定要万倍偿还给这不得好死的小畜生。

    “跪下!”

    两个人二没反应过来,这个日后将被他们狠狠虐杀的小畜生,就对他们下达了第一个指令,让他们跪下?

    二人愣住了……

    “怎么?你们要反抗我这个灵溪小修士吗?”

    楚晨双目冰寒,神色淡漠,“我说过了,要活下,第一条件就是听话,跪还是不跪?”

    这一刻,彻底反应过来的两大天河阶的传奇强者肺都气痛了。

    二人脸色脸颊滚烫,变得一阵青一阵白。

    两个黑龙破阵团的太上长老,一直高高在上俯视众生,他们大开杀戒、一手遮天时,受过多少人的跪拜求饶。

    别说灵河,就算天河,也有痛哭流涕连滚带爬的向他们求饶过。

    高高在上的他们,连头都不曾低一下。

    他们做梦也想不到,竟然会有这一天,他们要屈辱的向一个灵溪小修士跪下乞命!

    血衣老者气得满头青筋凸起,血管里的血都像在沸腾,整个人都要爆炸了一般,他把心一横,要不带着小畜生一起同归于尽罢了……

    就在这时,黑衣老者向他递了一个眼神,二人多年的默契,让血衣老者明白了,有段凶在那灵溪少年身边,自己连一根汗毛都伤不到他,更别说什么同归于尽了。

    “我修为低,所以耐心特别差,现在我从三数到一,如果你们不跪,就死!”

    “三!”

    血衣与黑衣老者对视了一眼,都从对方眼神中看到了一股凄凉。

    血衣老者落到了黑衣老者身旁,用余光扫了扫远处那一群神情绝望的黑龙修士们,二人要在这一群平时把自己视为神的修士面前下跪。

    太屈辱了!

    黑衣老者向血衣老者递了一个狠厉眼色,示意他不必在意这些残党怎么想,事后把他们全杀死就好。

    血衣老者用力的咬着嘴唇,血也流了下来,轻轻的点头,又摇头。

    “二!”

    时间不等人,黑衣老者脸皮不住的抖动,最终他这个黑龙破阵团至高无上的太上长老还是在屈辱中,扭曲着面孔,噗通一声跪倒在地。

    他微微低头,在众人看不见的地方,眼角有几滴潢浊的老泪。

    空气顿时一片死寂,看着那个跪倒的身影,黑龙破阵团的成员们一个个瞪大了眼睛,彻底陷入呆滞之中。

    这黑衣老者夜尊,可以是整个黑龙破阵团神一般的存在,掌控着所有人的生与死,没有任何人敢忤逆。

    也没有任何时候,对敌人手软过。

    但是现在,他却跪在了一个灵溪小修士身前,这一幕场景,黑龙修士们做梦都不可能梦到,但现实就是现实。

    这个高高在上的黑龙之神,屈辱的跪了下来,头用力的低下,这一刻,他失去了面对这个世界的勇气。

    “你……”看着黑衣跪了下去,血衣老者脸色猛的一变,他的嘴唇抽动几下。

    “一!”

    血衣老者长叹一声,在楚晨数到最后一声时,痛苦的摇头,噗通一声跪倒在地上,双眼死死的盯着沙地!

    “算你们识趣,没有选择死亡!”

    楚晨冷冷的说着,在虚空中俯视着两个臣服者。

    两大天河阶的传奇强者身子在微微的颤抖,在一个小小的灵溪境界修士面前下跪,令两人心中感受到前所未有的羞辱与折磨。

    庞大的怒气被狠狠的压抑在心底最深处,这一秒,两人的心里几乎不约而同的浮现出一道念头。

    一定要活下来,不惜任何代价,然后将这小子百倍折辱,不会让他痛痛快快的死的!

    必定血债血偿。

    看着黑衣和血衣老者两人虽然跪倒在地,却身形僵硬,一言不发。

    楚晨笑了,冷哼一声,眼眸里寒光绽射:“跪你们是跪了,但你们这是认罪的态度吗?”

    黑衣与血衣老者立即脸色为之一变,什么叫认罪的态度?

    这个灵溪少年分明在刁难他们!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