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34章 灵溪小把戏

作者:剑棕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九阳帝尊最新章节!

    “我说你们认罪的态度不行,你们不服吗?那我给你们说话的机会,可以开口说话。”

    对这两个天河阶修士来说,楚晨这个灵溪小修士高高在上,宛如神祇,有一种言出法随的姿态。

    “你……”

    内心怒火中烧的血衣老者本能的想骂楚晨,但第一个字刚出口,就硬生生的收住了,他目光微微抖动着,“我……我们已经跪下了……还不够吗……”

    “你先别说话!”

    血衣老者话音还没彻底落下,旁边的黑衣老者猛的一抬手一扬,砰的一声将他刚要昂起的头颅压了下去。

    一方面是知道他的暴脾气,怕他失控暴走强行压制,另外也是表明二人的认罪态度很诚恳。

    二人低头数息之后,黑衣老者才缓缓的抬起了头,一脸谦卑,“是我们不对,招惹了……少主,我等已然知道犯下大错,但仍然希望少主能念在我们老了,能放我们兄弟俩一条生路。”

    黑衣老者的话说得极为诚恳,语气与神态都充分符合一个风烛残年的可怜老人模样。

    现在哪还有半点黑龙破阵团太上长老主宰众生的生杀大权的姿态。

    “生路?”

    楚晨眼神一寒,“你们以玄血嗜魔阵困住我的时候,可曾想过给我一条生路?”

    黑衣老者与血衣老者面面相觑,脸色极为难看。

    “所以生路是没有的。”

    楚晨的结论直接让血衣老者整个人炸了开来。

    “欺人太甚!”

    血衣老者脸色猛的一变,身周暗红色的灵力瞬间沸腾起来,仿佛一波波血色的潮水汹涌而起。

    想他堂堂天河阶的传奇强者,纵横修士界上百年,何曾受过这等委屈?

    正所谓泥人还有三分火气,更何况他杀人如麻,行事向来百无忌惮。

    如今被段凶魔威压迫的不得不低头下跪,早已经达到了他忍耐的底限,再次看到楚晨咄咄逼人的样子,却是彻底爆发出来。

    此时他的心里满是狠辣,打定主意先不顾一切把这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子给击杀,横竖起是死,跪着死不如站着死。

    他刚要站起来,却又被黑衣老者一把按住。

    “别冲动!听少主把话全部说完!”

    眼看着一道道澎湃的血色灵力在虚空中缓缓浮现,黑衣老者一声低喝,身影一震间一道紫黑色的星光绽射而出,一举将血色的灵力波纹冲刷的干干净净。

    再次强行把要暴走的血衣老者压了下去。

    随即黑衣老者冲着楚晨拱手道,“我兄弟有眼不识泰山,冒犯了少主,千刀万剐也不为过,但还望少主……给我们两个老东西一次机会。”

    楚晨没有立即回话,只是冷冷的审视着他们。

    过了片刻终于开口了,“生路是没有的,不过可以留给你们一线生机。这一线生机要不要把握,就看你们认罪的态度是否诚恳了。”

    血衣老者的脸又开始抽搐,黑衣老者却淡淡的说,“少主想要我们怎么做,我们就怎么做。”

    “嗯,那先磕三个响头吧。”

    楚晨此言一出,血衣老者那用力撑在地上的双手蓦然开始发力,沙地上无数的裂痕自他双掌向外延伸,显然忍到了极限的他无法接受这个屈辱。

    “磕头!”

    黑衣老者没等血衣老者暴发,就如蒲的右手一张,按在他的头上。

    “呯!”

    “呯!”

    “呯!”

    血衣老者的头被他按着重重的撞在地上三下,激起了无数的黄沙,直接将地面撞出了一个凹洞。

    松开眼中尽是怒意与屈辱的血衣老者,黑衣老者自己没有任何犹豫,双手着地,砰砰砰!

    也干净利落的磕了三个头。

    血衣老者身影颤抖,任谁都能够看得出来他心里憋屈着巨大的愤怒和火气,整个人像是僵硬的木偶一样。

    哇!

    跪在地上的血衣老者身影微微一震,噗的喷出了一口凄厉的血箭,却是怒急攻心伤了心脉。

    “大人……”

    “太上长老,你们……”

    “不要啊……”

    此时,后方一众黑龙破阵团的残众们一个个心如刀割,泪流满面。

    因为他们至高无上的神堕落了!

    “既然你们照我说的做了,那么我就给你们留下一线生机。”

    虚空中一脸淡然的楚晨缓缓的抬起了右掌。

    在他的掌心灵力涌动,光晕流转,金红色的灵力光芒幻化成一道道闪亮的线条,迅速的勾勒出一道复杂繁琐的阵法图腾。

    众人的目光全都聚焦到这精致的金红阵法模型上。

    “此阵乃是我从自己感悟的一套阵法,名为七火玄煞阵,同样有着杀阵、困阵、迷阵三大功能。”

    楚晨掌中的金红色阵法模型绽放着异彩,无比的玄奥!

    “我会让段凶布下此阵,把你们二人困在其中,同样以一盏茶的时间为限。”

    楚晨的神情越来越冷。

    “一盏茶时间若是两个人没有破阵,那便会击杀你们中间一人!然后再给一盏茶时间,若是两盏茶时间过后都没有破阵,皆杀!”

    楚晨眼睛微微一闭,手中金红色的阵法图腾猛的一亮,流光溢彩,化为一片虹光没入段凶额中。

    虚空中的段凶怔了一下,随即点点头,恭敬道:“谨遵主人法旨。”

    血衣和黑衣老者两人心中一片冰冻,正所谓天道好轮回。

    他们此前以玄血嗜魔阵来虐杀楚晨的时候,从来没想到自己也会遇到这样的情况!

    二人都生出一个侥幸心理,这套阵法既然是楚晨自己想出来的,那么以他灵溪境界的修为,这阵法威力应该不会逆天到哪里去才对!

    就算有着段凶亲自施展,想必也是有机会破阵而出的。

    一想到这里,两个天河修士心里顿时浮现出一线希望。

    很好,活着离开之后,只要段凶不是日夜守候在这小畜生身边,所有的屈辱与仇恨都一定能找回来。

    这个时候,二人脸上的神情都稍稍从容了一些。

    段凶默默的闭着眼睛在虚空中调息了一会儿,似乎是在揣摩那阵法的玄妙。

    当然,这一切都是楚晨故意做出来的。

    如今他操纵段凶分身已经相当的熟练,只要适应了段凶体内那怒海般的狂暴力量,布阵并不是难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