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56章 梦醒后消失的女神

作者:剑棕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九阳帝尊最新章节!

    “这首曲子,的确是夺天地造化,威能无尽。”

    旁边的灵雀书生深深长叹,对此颇为认同。

    “楚师兄,青姐,你们在深渊下方,可曾有什么特别的发现吗?”

    任老身旁的青笋童子眼睛圆睁,好奇的问道,“对于那深渊的本体,可曾有什么发现?它又有什么弱点吗?”

    楚晨脸色一僵,而旁边的清远则恢复了往日那种面色冰冷高高在上的神色,听到问话后冷哼了一声。

    “小孩子别乱问!”

    “嗯?”

    众人惊讶的看了清远一眼,对于她的反应感觉有些奇怪。

    青笋童子只是问了一下深渊的本体而已,这和小孩子乱问有什么关系??

    “呵呵,无妨,有了第一次的合奏就好办了。”

    任苍岭摆了摆手,“接下来大家都回去好好休息一下吧。经过这次事件,你们对于深渊应该有了初步的认知。据我所知,这深渊内部沉睡着一件太古凶物,不久之后就要重新苏醒!”

    “太古凶物?还是太古时代的凶兽?”

    周君灵惊讶的问了一句。

    太古时代,那可是比上古时代更加久远的一个时代。

    上古神话时代都已经距离如今过了不知道多少年,太古时代将会何其久远?

    实在是已经无法想象了。

    “我不知道那凶物究竟是什么东西,是凶兽还是别的什么别的生命体。我只知道,它一旦苏醒,那么望天古城变回被其轻易摧毁。我们合奏的曲谱是唯一能够压制那太古凶物的神通,所以接下来大家一定要勤加练习。不管有什么个人的私事,都要暂且放下才好。”

    任苍岭灼灼目光扫向每一个古乐会的成员。

    “我们明白了,见识了这深渊的恐怖,大家都知道孰轻孰重。”

    众人闻言纷纷点头,随后依次散去。

    “小友若是再练琴,可要注意别距离深渊太近了。”

    等到其他人都渐次离开,原地只剩下了楚晨和清远,任苍岭笑呵呵的叮嘱了一句。

    “前辈放心,晚辈不会再大意了。”

    楚晨面色肃然,冲着任苍岭恭敬行了一礼,“前辈救命之恩,来日晚辈必当厚报。”

    “那么客气做什么。”

    任苍岭笑眯眯的挥了挥手,“人族之间就是要互相帮衬着,才能在这个处处险地的世界过得正好。老夫去休息去了,你们年轻人有什么事儿,都可以好好商量,莫要意气用事。”

    话音说完,他呵呵一笑,化为一道墨光消失不见。

    楚晨到是脸色有点通红,看起来人老成精绝对不是一句空话,以任老的阅历,似乎很简单就看出来他们之间发生了些什么。

    转头看去,清远默默站在城墙之上。

    有风吹来,拂动她瀑布般的长发,看起来风姿卓越,清艳绝伦。

    美得动人心魄。

    “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

    楚晨脸上浮现出一丝微笑,站起来双手就向着清远的腰间环绕而去。

    只是手臂还没触碰到她的腰身,一道匹练白光闪过,楚晨触电般缩回双手,两只手掌上已经出现了两道血沟子,火辣辣的痛。

    脸上的笑容瞬间凝固。

    “从现在开始,你我之间的过往将烟消云散。”

    白衣清远目光冷冽,浑身上下似乎都在喷薄着森森寒气,眼神更是如同玄冰铸就,冰冷的近乎无情。

    “我堂堂九天正道,不想与你这宵小之辈有任何的瓜葛,你可明白?”

    楚晨脸上凝固的笑容一点点的消失,他的目光下意识的望向清远的双手。此时在她右手上正握着一根雪亮的软鞭,软鞭上还有着无数道细密的倒刺。

    刚才,就在他想抱住她的时候,就是这根软鞭在虚空中一划,重重的抽在他的双掌掌心。

    楚晨虎口崩裂,手心的皮肉被软鞭上的倒刺撕掉一大块,这一鞭根本没有留手。

    “大姐,你认真的?”

    楚晨真的很难将眼前这个冰冷的没有丝毫人情味的青姐与空间馕包里那个面色微红、妩媚动人,半羞半喜着喊他“楚郎”的女人给联系在一起。

    翻脸比翻书还快,这世上真的有这样的人??

    “阴阳际会,生死不论。空间裂缝里只是一场荒唐的梦,如果你以为因为一次梦我就不敢杀你,你可就大错特错了!”

    清远的眼神中喷薄出的寒气能令空气结冰,“若是我发现你再次为恶,必定将你挫骨扬灰!”

    楚晨沉默了很长时间,掌心处的伤口血流如注。

    小仓鼠在他肩膀上急的直跳脚,却根本不明白眼前发生了什么事情。

    许久过后,楚晨脸上消失的笑容才一点点回来。他的目光格外的平静,淡淡的看了清远一眼:“哦。”

    “从今以后,我走我的阳关道,你过你的独木桥。我不希望让任何人知道我们曾经发生过的事情,也不想你对我有任何的纠缠,你可明白?”

    “知道了。”

    楚晨脸上的笑容愈发明亮,眼神却愈发冰冷起来。

    “你真的明白?”

    清远皱起眉头。

    楚晨已经完全不想再搭理她了,二话不说转身就走,化为一道金红色的流光没入望天古城的边缘,没有丝毫的停顿。

    如此行为到是让清远怔了一下,本来以为这个卑鄙的小子会趁机痴缠着自己,或者以两人发生的事情来作为要挟,提出某些过分的需求。

    她到是没想到,那个家伙居然二话不说的转身离开,就像是一秒钟都不想多待一样。

    “我是不是想错什么了?”

    眼神里的冰冷轰然破碎,看着楚晨浩浩荡荡的金红色背影,体会着体内天火火种那浩瀚、广袤、至强的火焰之力,第一次,清远对自己的行为产生了怀疑和不安。

    许久之后,才重新化为冰冷和坚定。

    终究只是一场春梦而已……

    ……

    时光如梭,一转眼,从黑暗深渊中脱困已经过去了六天,楚晨盘膝坐在凉亭之中,手指一动,身前的黑琴发出一道响亮的铿鸣,圆满收官。

    这六天的时间,他体内的修为进一步增加,荒河已经转化到了九成七的程度,只剩下最零点三成没有转化。

    彻底凝练荒河已经成为了时间问题。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