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70章 偷心怪

作者:剑棕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九阳帝尊最新章节!

    清远没想到会出事,早知道这样的话,她就不会挑选在这里沐浴。

    玄灵重水的强大压迫力对于天河老怪来说,正好是能够舒筋活血的良药……

    天河阶,天河阶!

    糟糕,她突然发现自己忘了,楚晨这个小子根本就不是天河阶!

    虽然他自身的战力非常吓人,甚至于足以和天河后期的老怪媲美,但是实际本身的修为却仅仅只有灵河境!

    从灵河到天河,对于修士来说是一次全面性的进化。

    不管是灵魂、神识、血肉、骨骼、脏腑等等在进阶的时候都会得到天地灵气的洗礼,两者的身体强度完全不是一个等级的。

    一名天河老怪哪怕不动用丝毫的灵力,本身的身躯就水火不侵刀枪难伤,堪比异种玄铁。

    哪怕掉进岩浆里也不会伤到一根汗毛,还能舒服的泡个澡。

    但是一个灵河境掉进岩浆里面不动用灵力护体的话,那就纯粹是找死了。

    玄灵重水蕴含先天玄水之力,天生就能压制修士的灵力。

    而楚晨本身就是天生火属性的体质,被玄水之力克制。

    如果掉进水里的时候又第一时间被灌了一肚子的玄灵重水,连灵力护罩都没来得及展开,现在被闷进水里,只怕……

    清远一颗心都沉了下去。

    清远不自觉的打了个哆嗦,不敢继续想下去,只是催动自己最快的速度游到楚晨跟前,一把将他捞了起来,紧抱在怀中,然后脚步一蹬,纵跃而上,抱着楚晨落到池边。

    “呕……”

    清远催运之下,大团大团的玄灵重水从楚晨的嘴巴鼻子甚至是耳朵里涌出。

    这短短片刻间,他身上的皮肤已经彻底变成了青紫色,脸色更是青的发黑,像是随时都会窒息。

    “喂!你没事吧?”

    清远连忙将楚晨翻了个身子架在自己光洁的大腿上,用力的拍他的结实的后背。

    手掌拍一次,就有一团玄灵重水涌出。

    清远有些手足无措的在楚晨身上乱拍,显得凄厉中带着一些莫名的滑稽。

    足足拍了一盏茶的时间,随着最后一口玄灵重水吐出来,楚晨像是“突然”从一个恶梦中苏醒过来,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他翻过来重新躺在地上,眼睛瞪的很大,却没有多少神采?

    “我还以为你战无不胜天下无敌呢,怎么区区一个玄元灵泉就让你如此狼狈?”居高临下的看着像是从死亡之地走过一遭的楚晨,清远哼了一声。

    “你……不会是故意的吧?”

    楚晨颤抖着伸出手指着清远,似乎想要说什么,嘴巴张了张,却“噗”的喷出一口殷红的血箭。这口血恰恰的喷在了清远的身上,在那雪玉般的躯体上绽放出一朵刺目的殷红。

    “真的受伤了?”

    清远脸色一变,也顾不得此时自己雪白之躯还沾染着血水的模样,连忙将他扶起,手掌一动,便紧贴在他身后。

    温厚醇和的灵力像是浩瀚的长河一样输送到他体内。

    楚晨的伤势“似乎”很糟糕?

    远远超出了清远的预料。

    有天界神火这样的炙热火种护体,按理来说楚晨体内应该是百病不侵的。

    但是此时他体内灵力却极为混乱。

    天界神火的至炎之气、玄灵重水的玄阴之气、深渊内部混乱的空间之力、乐律之道蕴含的天地规则之力彼此对冲,彻底将他的躯体搅成了一团粥。

    这个时候,清远突然发现楚晨居然有伤在身。

    看来,当初在望天古城黑暗深渊下方的空间馕包之中,为了用荒河之力抗衡空间囊宝的破碎之力,他受了不轻的伤势。

    那暴乱的空间之力和黑暗深渊中的诡异灵力也侵蚀到他体内。

    清远方寸大乱。

    看样子,楚晨这种伤势似乎一直在压制。

    只是今天突然掉进玄元灵泉之中,被玄灵重水一逼,体内的伤势居然压制不住,彻底爆发出来。也怪不得他居然毫无反抗之力差点就被淹死。

    这要是自己出手再晚一点,恐怕这家伙就会因为体内灵力暴乱而走火入魔了。

    清远轻启朱唇,此时也顾不得其他,直接点在了楚晨滚烫的唇上。

    她拼命的将体内的灵力注入楚晨体内,帮助他压制、理顺体内暴乱的灵力洪流。

    因为时间紧迫,以口传灵是最纯也是最有效的。

    楚晨修为的积累何其强大,暴乱的灵力洪流可不是那么容易就镇压的,足足花了一柱香时间,才终于将混乱的灵力一条条理顺。

    感应到天界神火的火种重新蔓延开来,将所有混乱的灵力全都包裹,并且逐渐炼化。

    清远松了一口气。

    这个时候才发现楚晨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清醒了过来,此时正偏着头,一眼不眨的盯着自己看。

    “看什么看,你差点死了知不知道?”

    清远心理有些生气,下意识的想找个什么东西遮挡一下自己光洁的身子,周围却根本没顺手的东西。

    毕竟是九天之一,很快就稳住了心神,反正被这家伙占便宜也不是一次两次了。

    “这不是没死嘛。”楚晨的眼光滴溜溜的上下来回动,无形的目光却像是带着炽热,欣赏着什么,清远就感觉自己身子一热。

    不对啊?

    楚晨这个样子太轻松了,不像受伤之后!

    清远突然发现,自己似乎被骗了?

    “你……你假装受伤,骗我那个?”

    清远咬住了嘴唇,很是羞恼。

    楚晨全力“板着脸”,“我没有啊,我是真受伤了,只不过‘反应’稍稍大了一点!而且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受伤后会被你欺负,我也不想被你占便宜的,怎么可能骗你呢?”

    清远总觉得楚晨的“一本正经”后面是忍不住的笑意。

    一想就明白了,他故意运功夸大自己伤势,诱骗自己救他。

    “混蛋!”

    又羞又恼的清远一掌击在水池中,激起了十数丈高的水柱。

    “你……你要干什么?难不成要趁……人家现在受伤了很虚弱,想杀人灭口吗~~??”

    “混蛋,混蛋,你这个混蛋。”

    羞恼得满脸通红的清远,只能把咬一牙,把手一招,让之准备在一般的白色锦衫裹住了自己的身体。

    但怒意难平,身子还不住的起伏着。

    她的怒其实在于,刚才全力想救楚晨的样子,就像一个痴情的妻子一般。

    堂堂九天,怎么以这样,特别还是楚晨骗自己造成的。

    混蛋,这个混蛋骗我感情!

    清远只觉鼻子发酸,竟然有点想哭。

    这该死的女人感情的本能,她用力的握紧了自己的拳头,不行,绝对不能情感上陷沦。

    不允许!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