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62章 凭本事偷的

作者:剑棕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九阳帝尊最新章节!

    无匹的黑色剑锋剖开天地,直取巨大魔神丹田处的白衣老者。

    他惊慌之下,连忙催动黑玉葫芦挡在头顶。

    锵!

    一声清脆的锐响,喷薄着无尽灵光的黑玉葫芦与巨大光剑僵持在被剖开一半的魔神体内!

    仅仅只是一瞬间,半空中似乎有一道巨大的轮盘虚影笼罩了整片天地。

    黑玉葫芦便应声爆碎!

    破碎的葫体中射出无数黑色的光线,射向四周的混沌虚空中……

    “该死,魔衍天机盘,这件上古魔器居然……”

    白衣老者的脸上露出一抹无法形容的惊惧,就像是见到了世界上最可怕的东西一样。

    然而不等他说完,那浩瀚巨大的黑色光剑自上而下一斩而过,连同白衣老者与整个魔神法相一并,剖成了两半。

    楚晨心中一惊,吸收了部分魔器齐飞,他变强绝对是飞跃式。

    天河中阶的白衣老者,有上古法宝黑玉葫芦相助,居然也被一剑斩杀!

    这一刻,楚晨虽然觉得自己安全了,但浑身上下仍然冷汗涔涔。

    不知道为什么,那一瞬间他分明可以感觉到,刚才齐飞一剑并非是齐飞自己本来的意愿?

    那一剑,是剑控制了他,不是他控制了剑!

    庞大的四臂天神法相缓缓消散,所有的一切都彻底爆碎成一团烟雾,湮灭无形。

    巨大的光剑也似乎耗尽了它所有的能量,雷火色光芒消散,剑光敛去。

    齐飞手中的剑,重新变回了那一柄色泽黝黑、剑锋上缭绕着血光的长剑。

    这个时候,齐飞手臂一松,也像是耗尽了筷所有的力量。

    而他手里的那把没有抓住长剑却并没有顺势掉下虚空,反而像是有自主生命似的腾空而起,化作一道黑光,噗的一声重新顺着背上原本的伤痕刺入了他体内。

    齐飞的身影猛的颤抖了一下,长剑穿心,令他再一次感受到了巨大的痛楚。

    只是此时的他却也没有任何力气去考虑其他事情了,干脆双手一摆,悬浮在虚空之中,开始运转魔功疗伤!

    楚晨发现,魔衍天机盘所化的长剑对齐飞是一种禁锢,但是此时在他疗伤之时却似乎拥有了某种神妙无比的力量。

    在齐飞运转灵力之时,一缕缕漆黑的剑芒自一把把长剑上涌现而出,不断的没入他体内,令他身上的气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增强。

    短短一盏茶的时间不到,齐飞身上原本已经算是枯竭的灵力气息居然就已经恢复到了鼎盛状态,其复原速度之快,远远超出了楚晨的预期。

    “究竟是你在控制着魔衍天机盘,还是魔衍天机盘在控制着你?”

    一旁护法的楚晨终于忍不住问了一句。

    这个时候的齐飞似乎已经不再是原来的他,更像是一个被魔器融合了的战斗怪物。

    “我与魔衍天机盘已经血炼为一体,不分彼此,是我控制它还是它控制着我,这并不重要。”

    疗伤完毕的齐飞睁开了眼睛。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的两只眼睛已经变了颜色,一只漆黑如墨,一只殷红如血。

    齐飞给楚晨像是另外一种生物的感觉。

    “走吧!”

    齐飞长身而起,身影一震,一道黑色的烟雾领域顿时迸射而出,无数柄淡黑色的剑气在领域之中流窜不休,仿佛一群群嗜血的鲨鱼,将所有的空间乱流、裂缝等全都阻挡在外。

    楚晨跟在齐飞身边,倒也安心。

    随着二人不断向上飞去,整座佛窟空间开始变得越来越不稳定,大片大片的天空崩裂开来,露出后方无尽的漆黑黑暗。

    遥远的混沌时空中,出现了数团炽烈的灵力气息,宛如一枚枚小太阳。

    五枚小太阳镇压着即将破灭的佛窟空间。

    每一枚小太阳,都代表着一名天河中阶强者!

    “九天破阵团的强者也盯上了这件上古魔器,这次来的是九天中的恒天,他麾下有八大天河强者。除了之前的老陶与黑发老者,还有刚才被斩杀的那个白衣老者之外,还有五个。”

    小仓鼠担忧的出声提醒二人。

    齐飞没有理会,仍然自顾自的带着楚晨向外飞去。

    没过多久,二人已经来到了彻底崩溃的第二层藏经空间,

    这里都是书架的残片,与无尽的佛卷所化的尘灰,像是无穷无尽的灰色雾气世界。

    一道浩浩荡荡的强横气息突然迎着二人扑面而来。

    楚晨仰首望去,一道璀璨蓝光从高高的苍穹飞降,当空幻化成为一位身材高大的秃头老者模样。

    秃头老者身穿一身白色长袍,浑身上下肌肉虬结,虽然面容苍老,但是体形却格外壮实。

    他就像是一座无坚不催的怒目佛像。

    “两个小崽子,就是你们把魔衍天机盘偷走的?”

    秃头壮硕老者见到两人顿时一声狞笑,身周蓝光崩爆,气势滔天。

    灵光一闪,他手中多了一柄足有一丈多长的银色古朴双刃战斧。

    他右臂微微一动,森森斧刃便散发出似乎可以劈开苍穹的恐怖锐气。

    “上古法器留在这处圣地,本是无主之物,什么叫偷?”

    楚晨冷声说道。

    齐飞则把身周的黑烟领域缩小到了身周数十丈大小,变得愈发凝练。

    “还敢嘴硬?这件法器我们九天破阵团早在多年之前就已经发现了,一直没机会来取。如今被你们这两个小崽子抽空子给偷偷炼化,还不叫偷?”

    秃头老者恶声恶气的说着。

    “就算是偷,也是我们凭本事偷的,有意见你就偷回去!”

    齐飞抢先开口,露出一口森森白牙用嘶哑的声音说道。

    “好嚣张的小崽子,得让本尊打碎你们所有的牙齿,好叫你知道,什么就做错事还嘴硬的代价!”

    秃头老者眼中凶光毕露,“不知道你们用了什么下三滥的手段,又干掉了一个天河中阶修士,本尊手中的法器是攻击之宝,比那个防御型的葫芦强一百倍,所以你们不会有一丝生机。”

    秃头老者爆发出一声低吼,手中丈余长的长柄巨斧猛的向前一轮,划出一道凄厉无比的蓝色气芒,破灭天地,崩碎虚空,向着两人怒斩而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